这五年·我与中国”:科技智能拉近内地距离

  五年前,从唱响的“中国梦”引起中华儿女共鸣。五年来,从以习同志为核心的中央理政新新思想新实践,到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;从“四个全面”战略布局到“一带一”;从经济转型发展到反腐倡廉……中国的头条新闻总能引发海外华侨华人的思考与感怀,侨胞们与祖(籍)国、家乡呼吸相通、砥砺奋进。

  “这五年·我与中国”征文活动发起后,侨界踊跃来稿,表达。一篇篇优秀征文也将陆续与大家见面,共同讲述“我与中国的这五年”。

  从未踏足、上海、南京等内地城市的我,过去只是和朋友到过深圳,而且都是做着一般港客做的事——逛街购物等。

  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在今年6月参加了由商会举办的青年交流团活动,在这10天里,我们参观访问了、上海、南京、深圳等内地5个大城市,活动还在。

  这次我原本同样抱着心情出发,开始十天之旅。然而,内地近年来的发展变化巨大,生活便利化程度大大超出我的预期,一上的,令人惊喜。

  近年来,特区一直致力把发展成智慧城市,透过运用创新及科技,提升城市管理效率、改善市民生活质素、提高对环球企业和人才的吸引力,激发城市的不断创新。由特区委聘的顾问公司已制定出智慧城市蓝图顾问研究报告,该报告当下正在网络上展开咨询工作。

  在被誉为“智能城市”的杭州,除了拜访阿里巴巴的总部外,更让我印象深刻的,要数浙江大学的“Neo Space”。浙江大学成立“Neo Space”,目的是鼓励学生发挥创意,支持他们开创企业,汇聚有兴趣发展科创的师生。

  “NeoSpace”里有大量智能科技的发明,包括具有定向的智能单车、能自动检测地下管道有否泄漏的智能检测器,我还试戴了由大学生研发的盲人视觉辅助眼镜,用户戴上眼镜后,眼镜会透过声音提醒用户身边的障碍物,他们往安全的方向前进。

  “科技”带来的转变有好有坏。有人说,科技令人类变得依赖、没有自发性,但有人说,科技便捷生活,可以省下更多时间做自己喜爱的事。科技是好是坏,我未能评论。但这里的师生正在利用科技,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。

  在,我们使用最多的科技,大多都是一部智能电话——为了与人沟通,可以快捷浏览不同的社交;或是一张八达通卡,在不同交通工具和便利店市场中畅通无阻。

  不过在这十天,我惊觉原来智能科技可以这么贴近生活。原来上市场买菜可以不用带零钱,只要按几下手机,你便可以叫外卖上门,甚至请人帮你买菜直送家里……这一切,都是我在体验不到的智能服务,感觉就像是接触新玩具一样兴奋。

  在内地,由人人都用的电子支付,到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,以及各种创意园区的普及……这些因为科技而来的改变,不但改善了各地人的生活水平,更是一改我过往对内地城市的印象。

  繁荣、多元发展、电子科技等元素纷纷渗透进这些大城市里,幸运的是,科技没有使他们变得冷漠。

  还记得一次在杭州的农贸市场里,我们一行数个年轻人站在菜档前,买菜阿姨热情地教我们使用电子支付:扫一扫二维码,输入金额,不用任何纸币与零钱,交易便完成了。

  那一刻,他们指着电话,耐心地教我们一群年轻人的画面,竟与我在家中父母用智能电话的情况异曲同工!

  大学里主修旅游管理的我,其实是去内地城市工作的,因为觉得离家太远。但当亲身坐上高铁,感受到它的快捷与稳定时,才觉得距离已经变得不成问题。我至今还记得,由开往南京的四小时高铁车程中,我睡得很沉。

  如今,总建筑面积38万平方米的广深港高铁西九龙总站已现出雏形,明年第三季度工程完工后,能够把跟内地16个主要大中型城市连接起来,为和内地人员往来提供很大方便。只需9小时,便可以从到达了。因为高铁,内地与的距离近了,我似乎也不再到内地工作。

  坦白说,出生在1996年12月的我,过去对与国家的历史概念不足,认识浅薄。看过、读过、考过试后,历史知识的记忆便开始变得模糊。

  但在这十天里,先是的“园”,然后是“南京静海寺纪念馆”——这是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商议《南京条约》的地方,还有“南京大纪念馆”……一堂又一堂的历史课,令我慢慢认识到国家与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。

  这十天里,我发现古老历史与创新科技,两者彷佛大相径庭,但原来它们都是推进城市发展的重要元素。这一趟,一扫我以往对内地城市的片面概念。也希望能在未来与内地的发达城市一起向前。